Ashianoya

其实以前和你互相不懂得死心塌地
直到共你渡过多灾世纪

 

【HP】The Rain <Lucius X Narcissa>

去年七夕贺文<

首发贴吧<

CP:Lucius X Narcissa

谨以此文致敬一场十年的梦.

The Rain

“ 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

或曾经落下

下雨

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

----Borges

许多年以前,当他们还没有经染世事的尘埃时,明亮的少年少女,发生在过去的事情。

许多年以后,他们经受世事风雨的洗礼,青春逝去,蜕变成为现在的模样。

The Rain

“谁听见雨落下 谁就回想起

那个时候

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一朵叫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鲜红的色彩 ”

----Borges

布莱克家族和马尔福家族联姻的消息在各处流传开来,当事人之一却百无聊赖地陷在公共休息室的扶手椅里,身旁的炉火发出噼啪做响的声音。

冷冬的雨季也有魁地奇球赛啊…真是无聊。

空旷的休息室里只有一个金发少女,心里默默念着那些去看魁地奇的人有够无聊。

地下的休息室比别处寒冷了几分,像是在打盹似的过了几分钟,少女猛然站起来。

点着炉火也驱散不了的寒意。少女灰蓝色的眼眸不屑地瞥过暖黄的炉火,拿起桌上华丽的羽毛笔和崭新的羊皮纸,带上房门,从地下的休息室里走上来,朝图书馆的方向走去。

并不是什么好学的少女,只不过图书馆明显比休息室暖和…特别是没人的休息室。

走过走廊时无意般向魁地奇球场投去一眼,淅沥的雨将视线模糊。

不期然的一个想法掠过脑海,他也在里面吧?

随即拢了拢金发,收紧了银绿色的围巾,向图书馆方向急匆匆走去。

正如自己所料,图书馆真是太舒了。

少女懒洋洋地摊开羊皮纸,用漂亮的字体写上NarcissaBlack,然后随意涂上标题和开头第一句。

占卜…无聊的占卜,也不知道学这个有什么用。

连姐姐都去看魁地奇了,也不怕淋着。

保护神奇生物…这倒有点意思。

魔药…就是准备药材比较麻烦。

霍格莫德…好久没去了,下个周末去那里逛逛吧。

……

Lucius…还不清楚是个怎么样的人就订婚了,不过还挺好奇的。

浑沌的思绪游走中少女趴在桌上睡去,羽毛笔无力地握在手中。

羊皮纸上写着的依旧只有漂亮的署名和潦草的题目和…第一句话。

The Rain

斯莱特林在魁地奇球赛上再一次获得顺利,本应在球场上欢呼的少年却转头向城堡走去。

虽然觉得和他们一起庆祝也不错,但是实在是…肚子饿了。也不知道休息室里有没有吃的…都是魁地奇耗体力啊。

少年一路怨念地走向城堡。

这个点休息室一定没人吧。

城堡出奇的安静,幽灵似乎也去围观魁地奇的胜利似的。

说起来…好像没有在场上看到她啊,没和姐姐在一起吗。

推开地窖的门,由外面带来的寒气顿时消殆,目光扫过休息室的每个角落,果然一个人都没有啊。

回到宿舍把湿漉漉的头发用魔法风干,在自己的包里翻出一包黄油蛋糕,一口咬了下去,蛋糕的香气顿时充满整个口腔。

换成了普通的斗篷后围上围巾,拿起搁置在床头的论文向堡平台的方向走去。

平台总是很少人,而且不是露天的,应该是不错的地方。

朦胧的雨帘从阴霾的天上垂挂下来,夹在冷风中扑面而来。侧过头看向外面雨中欢呼的人群,还真是…热情。

微微蹙眉收紧了斗篷,半晌后转身向图书馆走去。

这天气…真冷啊。

几分钟后走进图书馆,温暖的气息揉和着书本腐朽的气味充斥整个空间,取下斗篷,拿起一本草药科的书本向角落走去。

随即趴在桌上的金发少女撞入眼帘。

Narcissa?原来是在这里磨时间啊。

目光掠过那张明显心不在焉的羊皮纸和摇摇欲坠的羽毛笔,布莱克家的三小姐,金发灰蓝眼睛的少女,看上去好像是个懒洋洋的人呢。

拿着书在少女对面的桌子边坐下,摊开书本,一边在崭新的羊皮纸上写着作业 。

一张羊皮纸,全部是准的斜体。

The Rain

“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

必将在被遗弃 的郊外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

洗亮了”

-----Borges

伏地魔复活了。

Lucius重新回到了伏地魔的身边,连Draco也是如此。

黑夜的雨打湿庄园里缠绕的藤蔓上,偌大的庄园里只余下金发的女人和家养小精灵。

女人侧过头若有所思般注视着窗外深不可测的黑夜,目光没有变化地掠过被打湿的藤蔓。

又下雨了啊。这样的雨天他们又出去了…其实下雨应该停止吧。

女人坐在柴火很旺的炉火边,不觉寒冷,只是偌大的宅邸此时显得冷清。

接过家养小精灵递过来的晚点,不发一言地抿一口后随即放到桌几上,起身朝卧室走去。

昏黄的灯光在卧室里氤氲,斜倚在床上看一本闲置已久的书。

书上是漂亮的斜体印刷的,恰似当年在朦胧的睡意中醒来映入眼帘的那一篇整齐优美的论文。

“Nice to meet you,Narcissa Black.I'm Lucius Malfoy.”

彼时稚气的少年极其有礼仪地与自己打招呼。

“Nice to meet you,too.”

彼时睡眼惺忪的自己在愣神片刻后疑虑地回应道。

与自己订婚的初遇的少年,今日在外顺从他的主人的Lucius.

轻轻放下书本,走到梳妆台前,抬起手拢拢自己的金发。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的面庞和没有温度的灰蓝色的眼眸。

镜前照片上年幼的自己与Lucius 朝着这张脸露出些许高傲的笑意。

轻轻挑起嘴角。

这种表情,似曾相识。

The Rain

裹紧黑色的斗篷,面前深不可测的黑夜下着淅沥的雨,羊肠小道上的泥土被雨水润湿的气味充斥这个鼻腔。

旁边的少年苍白的面孔上隐藏着一丝难以言状的惊恐,一言不发地跟随自己行走。

到了空地上,阴霾的乌云掩住月光,少年伸出苍白的手。

幻影移形。

马尔福庄园随即在不远处撞入眼帘。

抬起头看向深黑的庄园,隐隐约约的一丝光亮从庄园里面映射出来,却被遮遮掩掩的树木完全遮挡。

伏地魔的复活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自己和儿子都在潮湿的地窖里对着那个男人低吟,“My Lord.”周围唱诗般的声音渐次响起,在那个潮湿的黑暗中,不知晓是否可以从里面走出。

家养小精灵恭敬地把门打开,Draco随即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魔杖轻轻指向Draco的全身一点,雨水打湿的痕迹顿时不见,金发少年兀自走向宅邸的深处。

用同样的方式风干自己身上雨水的痕迹,眼角的余光瞥向桌几上还尚有余温的茶,拿起来向卧室走去。

金发的女人坐在梳妆台前出神般地望着那张古旧的相片,许久才回过神来。

“You are back,Lucius.”

“Yes,I am back,Cissy.”

走向梳妆台的方向,将那杯余温的茶轻轻地搁置在妻子的手边,袅袅地冒着一点水汽。

总是在奇怪的地方出神啊,Cissy.很多很多年以前……

那个下着雨的傍晚,图书馆里刚刚醒来的少女,停顿了半晌后节奏感很强地回了一句:

“Nice to meet you,too.”

然后停滞不前的时间,少女埋头在羊皮纸上用潦草的字迹写着布置的论文,与羊皮纸上方漂亮的署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目光随着妻子望向那张多年前的相片,上面的自己高傲地笑着。

抬起头,镜子里映射出一个金色长发得到男人与他苍白的面容,了无笑意的眼瞳望着自己。

恰好妻子抬眼看向自己。

轻轻勾起嘴角,就像那个时候,什么也没有改变的那个时候。

The RainFin

The Rain

“架上的黑葡萄 潮湿的幕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 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 他没有死去”

-----Borges

父亲在那个时候被关进了阿兹卡班,母亲告诉我,他会回来的。

我和父亲一样,加入了那个人的阵营。

母亲总是很为我的处境担忧。

那个人真的很可怕,我不想没有父亲母亲,所以我必须按他说的去做。

杀了邓布利多。

最后斯内普教授代替我完成了这个罪行,我很害怕,我很害怕。

仓皇地回到庄园后,暮色中的晚钟敲响悠远的声音,怔怔地注视着被雨打湿的葡萄架,没有用魔法阻隔雨水的侵袭,雨水从自己的头上浇下,模糊了视野。

“Draco.”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他回来了,我的父亲,他终于回来了。

那个人,也真正回来了

The RainFin

The Rain

“时间中虚假的门,你的街道朝向更轻柔的往昔。

黎明之光,它送出的早晨向我们走来,越过甘甜的褐色海水

在照亮我的百叶窗之前,你低低的日色已赐福于你的花园”

----Borges

许多年以前他们也是那样明亮的人,许多年后经历了风雨成为现在的模样。

有的东西经历时间的洗礼也不会改变。

就像最后的微笑,一如多年以前。

-FIN-

-如ooc抱歉-

  

  62 3
评论(3)
热度(62)
  1. 给Jo寄刀片Ashianoya 转载了此文字

© Ashiano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