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ianoya

其实以前和你互相不懂得死心塌地
直到共你渡过多灾世纪

 

【喻黄】有何不可

又名我告不告白你告不告白好吧你告白了的故事

天天17岁生日快乐@&^#…太过激动导致我说不出话只能疯狂赞美我的天我的蓝雨!时间线在退役后!不说废话了我觉得自己最近废话好多啊...


有何不可

 

“有时候我在清晨醒来, 

我的灵魂甚至还是湿的。 

远远的,海洋鸣响并且发出回声。 

这是一个港口,我在这里爱你。”


黄少天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翘着腿坐在书桌前,也不管桌上乱七八糟地散着的几张荣耀的账号卡,还有一些关于荣耀的文件夹——基本都是关于蓝雨的,盯着桌子上那张当年和蓝雨全体队员一起来的合照出神,照片是卢瀚文露着一张几乎贴到镜头上的大脸站在最前面自拍得来的——那时候卢瀚文的脸看上去还有些婴儿肥,徐景熙在卢瀚文右边显得头也很大,宋晓一副没意识到卢瀚文已经按下了拍摄键的样子正在指点着李远翘起来的一撮头发,黄少天自己笑得格外灿烂左手搭着喻文州右手搭着郑轩,郑轩的表情很精彩,像是忽然被黄少天勒到了露出一个翻到一半的白眼。

很久了,他都快觉得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他们当年的那批人也都基本不在蓝雨了。他喜欢喻文州也很久了,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离喻文州很近,有时候他又觉得自己离喻文州非常远,这和他们之间的物理距离没有关系,他和喻文州非常熟悉熟悉到穿错裤子都不会觉得奇怪,可是他又时常觉得自己对喻文州陌生得很,他不知道喻文州到底有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喻文州对于同性的认可程度,他不知道喻文州喜不喜欢自己。他一直没说出去,他也不知道喻文州到底知不知道,所有人都觉得黄少天是那种心里憋不住话的人有什么说什么,所以在感情上必然也是个炮仗;可越是这样他越是不敢开口,可能是不敢,他怕失去,他喜欢喻文州,喜欢到一定程度就会害怕拥有他,怕那份拥有在某天忽然夭折,然后他们再也回不到以前一起哈哈哈哈的时候。

黄少天忽然觉得有点热,这么多年过去了随着全球变暖趋势的越来越严峻,G城的夏天也一天比一年惨绝人寰了,他叹了口气,顺着窗户看了出去,那树的枝叶摇摇晃晃的,晃得不远处的蓝雨俱乐部的大楼都有点幻影了。

黄少天的房子离蓝雨很近,离他现在工作的地方也很近,他挺满意的;其实这里不算是多么方便繁华的市中心地区,然而他也说不清为什么要买在这个地方,可能是这个地方特别合他眼缘,也可能是.....你知道的,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像家一样了,他觉得亲切。

今天是他的生日。以前他生日的时候都是蓝雨那一群人闹哄哄的,颇有不把蓝雨的屋顶掀开死不休的架势,虽然现在大家也经常见面。喻文州去了联盟工作,在B市,可也经常回来,喻文州说他不习惯北方的气候,不习惯那边的生活饮食,喻文州说他还是最喜欢这个夏天热的要死某年冬天下了一场雪就把全省惊得奔走相告的城市。他和喻文州一直有联系,甚至说得上每天都有联系,他太习惯了,从十几岁到现在都是这样。

他觉得喻文州也是。

所以他坚定地认为,喻文州对自己的喜欢,和自己对他的喜欢,不是同一种。然而这不影响他每天和喻文州聊着聊那,当着知心好朋友。

黄少天沉浸在自己的小情绪中不可自拔的,他不明白,自己都这么大了,怎么就是...怎么就还是一个人呢?好吧,不是这个问题,可是想起来怎么都像是这个问题一样无力,连面前的手机响了几下都没有意识到。

等到他发现的时候,手机显示:

未接来电:郑轩(3);

未接来电:队长

 

三条黑线从他脑门上挂了下来,虽然黄少天感觉自己回打过去应该会被郑轩吐槽死,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头也不回地先回拨了喻文州的电话。

电话响了没几下就接通了,那边先是一阵子嗡嗡的嘈杂,然后在一片嘈杂中喻文州的声音响来起来:“少天,你睡觉呢?开门,郑轩和徐景熙要怪物大暴走了!”

黄少天静默了0.03秒,马上弹了起来,在床底下找出自己的拖鞋直奔门口,哗啦把门拉开,就看见宋晓李远徐景熙围着卢瀚文在那里叽叽喳喳,郑轩翻着白眼蹲在门前面,喻文州站在郑轩旁边还拿着手机,旁边放了一大堆东西。

郑轩骂骂咧咧:黄少,你没有没良心了,为什么不回拨我的电话,这可是我先打了三个啊!

郑轩惊天大白眼送给黄少天并扬言这就是给黄少天的见面礼和生日礼物。

见着门开了,一群人十分不见外地就冲了进来,好像也没有穿拖鞋的打算,就这样光着脚丫大摇大摆地往里面冲,顺便把带来的东西二十分随意地扔在黄少天家的地板上和桌上。

喻文州是最后进来的,黄少天在他身后把门带上了,见着喻文州还没有进去,黄少天觉得,喻文州这么端庄优雅温和大气的人,肯定是在等拖鞋啦!正打算给喻文州找一双拖鞋,低头一看:

“队长啊,您真熟悉!——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拿了!”

喻文州是谁?自然是更是三十分不见外地自己拿出了一双拖鞋穿上,微笑着看着蹲下去的黄少天毛茸茸的发顶,然后说:“忽然想看你的天氏表演呗。”

黄少天恨得牙痒痒,他觉得很不好意思;黄少天欲言又止,他什么也没说;黄少天转身就往客厅走,他觉得自己的背影格外潇洒。

黄少天大声问道:“郑轩!你是来和我过生日的还是来睡觉的!”

宋晓:“他还真是来睡觉的。”

徐景熙:“那可不,他哪次来不是睡觉来了?”

黄少天眼见得郑轩翘着腿躺在他家沙发上一幅悠闲自在怡然自乐的样子,又见着徐景熙和卢瀚文第N次啧啧感叹着黄少天的蓝雨照片墙,宋晓和李远正手忙脚乱地准备开带过来的东西,喻文州......呃,喻文州正在看着自己。

这些人真是四十分的不见外了把这里当自己家了,进来连个生日快乐都不说的,一副嘻嘻我这可是蓝雨四海为家的组织精神的样子,怎么一个个看着都这么欠打呢!虽然是自己当初在俱乐部提出的,我们蓝雨出身的人一向人缘都是非常非常好的,去到哪里就都把那里当成自己家当成蓝雨就好了,没有人敢说不!当年嘛,倒霉的是各大战队,现在可真是天道有轮回,自己孽力回馈了.......

于是他斟酌再三,扑过去把郑轩拖了起来。

喻文州笑出了声。

黄少天怒视,中气十足地说:“喻文州你笑什么!”掷地有声,惊得卢瀚文抖了抖,仿佛回到了当年被黄少天权限加练的年代。

(黄少天:?不是我没有,我们一向照顾未成年人!)

“倒也没什么,”喻文州把笑憋了回去,清了清嗓音,手指无意识地叩着桌板,仿佛决定了什么似的,“不过...你们都过来点,我今天有件事情想说。”

黄少天心里一紧,就像有一种预感一样,然后他不忘记白了郑轩一眼,郑轩正挂着一幅我都知道了的表情深藏功与名地看着其他人....

“我要回来G城了。”喻文州慢悠悠地说,宋晓正想表达抒发一下自己的欢欣鼓舞之情,就听喻文州说出了第二句话,让他把自己尚未说出口的欢欣鼓舞与祝福重新推翻了,紧张地在心里打了第二个祝福语腹稿,“我喜欢少天的。”他顿了顿,看见没人打算接他的话,有些犹豫地补充了一句,“我以为...呃,你们不惊讶吗?”

卢瀚文挠了挠后脑勺,一边偷偷瞄着黄少天一边小声说道:“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感觉啊...”

黄少天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扭了扭有些泛酸的脖子,等到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五味杂陈的感觉,他该欣喜自己终于看见了自己想也不敢想的希望,也该欣喜自己不是一厢情愿,可是当喻文州说出来的时候,他竟然想掉眼泪,就像默默追求了很多年的梦想忽然实现了一样,猝不及防。

喻文州继续说道:“好像是很久之前就开始了,太过于习惯让人失去了感觉,就像很多人都觉得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肯定会永远并肩一样...不在蓝雨的这两年我一直在想着我要不要坦陈...”他像是忽然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一样,“我知道我的。”

喻文州的视线直直地落在黄少天身上,他的眼神里没有表白的人惯有的那种不安和祈求,还是和往常一样安静得看不见底,就好像他在述说一件未有结局的故事,同时等待那个既定的结局而已。

诗人问道草原尚未因野生的萤火虫而着火,尚未尚未,似乎只要这萤火虫还是萤火虫,就不会有让草原着火毁灭的一天,然而喻文州还是那个喻文州,哪怕他也一样会担心疑问草原是否会因野生的萤火虫而着火,他觉得,只是他觉得他愿意,他愿意冒险。反正也没有人看得出他的这些内心活动,是吧?

黄少天忽然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眼睛亮亮的。

围着的一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个故事的结局应该是好的了,就像卢瀚文说的,好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就算当事人内心有千回万转水路九连环的心思,旁边的人也只是习惯了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相处的感觉,一切都很自然,一切都很好。

只听黄少天说道:“有何不可?”


黄少天的脸上被糊满了奶油,郑轩难得的没有躺在地上而是在那里引吭高歌着, 从祝你生日快乐拐到单身情歌,每一句在调上,卢瀚文仿佛回到了当时十四岁莽莽撞撞一股冲劲的小孩跳来跳去的,李远嘴巴里面塞满了蛋糕还不忘记伸手把黄少天的眉毛也糊上了白色的奶油,然后黄少天糊回去,结果是宋晓被李远拽过来挡了一下无辜中箭,徐景熙看热闹不嫌事大不分敌军友军地乱糊一气,几个人看上去像是八十岁的老人,就好像他们都还在蓝雨一样;黄少天猛地抬起头隔着几个人和喻文州对上了视线,咧开了一个很灿烂的傻兮兮的笑容。


聂鲁达说,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然而我知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既然如此,有何不可。


END


写的过程中我好纠结一直在纠结这种想告白有不敢的心情要怎么摊开来啊啊啊

还是祝天天20170810生日快乐!永远爱你!!!


  5
评论
热度(5)

© Ashiano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