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ianoya

其实以前和你互相不懂得死心塌地
直到共你渡过多灾世纪

 

【蓝雨/黄少天中心】比夏天还长的日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天天还是一样可爱帅气活泼迷人...好久没写了!卡在方世镜队长当队长的期间??夹杂了不少我们鱼鱼轩轩还有方队友情客串出演,无cp友情向,又名我们的傻白甜少年时
天天!生日快乐!今年17岁了!实在憋不到10号再发出来了呜呜呜永远爱你❤不知道这几天赶不赶得及10号再写一篇...永远赞美我的天!




比夏天还长的日子

 

G城的夏天很长很长,长得好像永远看不到头,也分不清是几月开始与几月结束。

 

黄少天,男, 17岁,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不可不谓闻者落泪,见者下跪——蓝雨俱乐部的骨中骨血中血!搁在心尖尖上的宝贝王牌选手!战队活跃气氛第一大家!你追我打的是魏琛,大干一架的是喻文州,被方世镜抓过休息时间骚扰同期,叫起来过瘫在椅子里面哼哼的郑轩!

 

这个夏天黄少天17岁了。17岁的夏天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对于有的人来说是高考,有的人来说是新高三,而于更多人,是自己与一些人的最后一面还有与一些人的第一面。

他明年就可以出道了,和喻文州一起,和郑轩一起。

 

黄少天,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方世镜想了想,再想了想,决定带着这么不容易的黄少天去外面吃顿好的,顺便带着喻文州和郑轩,也好继续培养一下与未来队友队长之间的深厚友情。

 

郑轩:我不乐意。太热了,你们打包点什么回来吧!

 

方世镜:谁管你乐不乐意?少天生日,必须去!

 

喻文州:必须去,不然岂不是坐实蓝雨未来正副队队员不和的讹传了!

 

方世镜:所以你们到底和不和?

 

 

罢罢罢,开玩笑罢了。蓝雨是什么战队,要知道蓝雨可是宇宙第一非主流战队,选拔非主流选手,培养非主流战队友情,都说是非主流了,那么发展队友情的方式自然也是非常非主流的。

众所周知的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在训练营的早期是非常不对盘的:喻文州太静,黄少天太吵;喻文州太稳,黄少天太闹;黄少天不喜欢喻文州,不喜欢他手速那么慢还一直保命过线一副什么都看出了端倪的样子,不喜欢他老是在别人玩成一团热热闹闹的时候还是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一边研究操作走位,不喜欢他有时会在自己很激动的时候给自己泼下的一盆冷水,不喜欢这样没有明显天赋的他居然还连下魏琛三城几乎成了魏琛不告而别的导火索,反正他非常非常不喜欢喻文州。

巧了,喻文州也不喜欢黄少天。不过,说是不喜欢或许有些言过其实,喻文州对于黄少天的感情是复杂的,有羡慕,有困惑,当然也有从中滋生的一种并不那么纯粹的抵触。他知道自己会留到最后,虽然别人可能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吊车尾是哪里来的自信,可是他就是知道,就好像他知道,大家都知道,黄少天也会留到最后一样。

黄少天就像夏天的太阳,毒辣而耀眼。他早就知道的,从那一句句的吊车尾吊车尾吊车尾开始,黄少天似乎忘了他的名字一样,总以吊车尾代之,别人也会不由自主顺随着黄少天这样叫着。

于是在黄少天17岁生日的那个天干物燥易着火的夏日的不久以前,两人擦枪走火,干了一架,最后一起被方世镜揪去办公室一顿训斥。出来后灰头土脸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一时伶俐如黄少天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两人就这样一路无言地并肩走向走廊尽头,从背影来看倒像是发小的好友一样默契。黄少天在自动售卖机那里停了下来,买了两瓶可乐,喻文州靠在墙上等他,一切都是这么顺理成章,没有道歉,也没有说明我停下来也有买给你的份,黄少天把其中一瓶递给了喻文州,两人慢慢走到蓝雨俱乐部的天台坐下。

黄少天看着眼前的夕阳,明明是傍晚的时候也那么明亮灼热,映在对面高楼的玻璃外层上反射的光好像落在自己眼皮上一样,一跳一跳的。四周安静得仿佛他黄少天不存在一样,只有楼下汽车呼啸而过的风声和时不时响起的刺耳的喇叭声,还有喻文州微微又清晰的呼吸声,不,可能就是他自己的呼吸声。他忽然觉得眼前的场景变得很模糊,一下子又变得很清晰,仿佛他和喻文州本来就应该像现在一样安静和谐,仿佛蓝雨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夏天的样子,夏天里傍晚的尾巴的样子。

 

 

 

方世镜冷哼了一下,看着没个正形左手喻文州右手郑轩的黄少天,推推搡搡地走向不远处的大排档。

“不是吧!我生日,我生日耶!生日就吃大排档啊!怎么说也得是去个酒楼啊饭店啊什么的吧,不然怎么显示的出我们蓝雨对我的重视呢?”黄少天一边拉开塑料椅坐下来伸手拿菜单,一边说个不停,“每天报纸的标题我都想好了——”

“惊天大秘密,蓝雨俱乐部虐待未来当家王牌选手,是去是留”

“有关人士爆料称蓝雨俱乐部庆生未来王牌竟不肯开空调,队友热到变形怎么出道”

喻文州慢悠悠地接了一句,郑轩瘫在椅子里拖腔拉调地接了第二句。

当年单纯可爱的黄少天被噎得说不出话,在现在看来简直是一大奇景,不过也难怪,单纯可爱青春年少嘛,还没有和某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没下限猥琐选手过招,经验意识反应通通不足,理解理解。

方世镜托着腮隔着袅袅升起的油烟看着桌子三面说着冷笑话的三个人,灯光下的热气忽在他们三个人脸上,看着有些朦胧。方世镜摇摇头,也笑了起来,或许是热气也扑到了自己的眼睛上吧。

黄少天忽然举着几串烤鱼凑到了方世镜旁边,打断了方世镜自以为深沉的思考,心情很好地说:“方队方队,快看,烤喻文州!”

方世镜抬头看见不远处隔壁的烧烤摊前站着喻文州和(应该很不情愿的)郑轩在等着什么,忽然扑哧一笑,接过一串烤鱼,看了半天,和想起了什么一样,“几年前刚刚认识魏琛不久的时候,我们,还有蓝雨那时候的其他人,公费旅游去了。”

看着黄少天张大了嘴巴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方世镜心情瞬间变得非常好,佯装沉重地干咳了几下,“其实是公费去吃了顿饭,回来了。”

不过去的目的地有点点远就是了。

 

那也是个夏天。刚刚解决了俱乐部的经费问题,他们决定去吃一顿,刚好队里有个出身于T城的队员,说着T城的东西非常非常好吃,于是大家一拍即合,决定过去吃一顿,反正有人带着嘛——代价是7个小时的车程。是了,他们可以选择高铁这样快捷的方式,可是蓝雨是什么,从一开始就是非主流战队啊,开车多有氛围——反正不是他们自己开!

虽然中途魏琛和方世镜都被换上司机位开了一程。

 

方世镜眯起眼睛,喻文州和郑轩也回来了,拿着好多烧烤的串串,甚至还有几罐冰镇啤酒,他哼了一声,“小鬼们,未成年喝什么啤酒!”

黄少天嘻嘻笑着把其中一罐放在方世镜面前,拉开拉环,然后自己开了一罐,自作主张和方世镜面前那罐碰了一下,啤酒泡沫噼里啪啦的一跳一跳的,可以跳到自己的鼻尖,凉凉的。

“破例破例好不好,为了蓝雨,为了你的蓝雨,也为了我们的蓝雨。就破例一次!”

方世镜笑笑不予以否定,继续说道:“其实那次吃了很多东西,我大多都不记得了,就只记得那些很好闻很好吃的味道,还有吃饭的地方和我们现在坐着的大排档有点像,只不过是在海边。”

“不过我记得一种东西,叫做鱼饭——米饭的饭,可是它不是饭也没有饭。就蒸熟了晾干的鱼。——哎,真的特别好吃,我现在都记得那个味道——”

可能因为是在海边吃的,他始终记得那种味道,带着海的气息,就是夏天的感觉,怎么说呢,感觉——特别蓝雨。

黄少天发问:“打断!提问!没有饭干嘛叫饭!挂羊头卖狗肉!”

郑轩倒是出其不意地接了一句:“啊,这个我知道,我听咱们食堂的人说过的。就是因为以前那边的人有的要出海打鱼,几天没办法回来,只能把鱼当饭吃了——是这样把?”

方世镜点点头,喻文州也点点头。

 

黄少天:喻文州你点什么头?你难道之前也知道?

喻文州微微一笑:谁让我就是鱼仙本人呢。

黄少天大惊失色:难道鱼饭是你的粉丝?鱼饭!

郑轩:有毛病,当时我听食堂阿姨介绍的时候你就在我旁边。

黄少天:为什么我不在?是不是就我不知道?这样有损我未来的光辉形象!

方世镜:不,咱们蓝雨那条狗也不知道——好啦好啦,你那时候不是一吃完饭就和一堆人去外面买冰棍嘛,怎么可能听到这些嘛!

郑轩:所以说就算是为了学知识我们也要在食堂坐着啊,活到老学到老!

黄少天:……你只是懒吧。

 

四个人回到俱乐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出了,带着满身的油烟气息,十分招人嫌弃,连蓝雨俱乐部那条狗都绕着走,实在是人狗共愤的味道。

往日这个时间训练室多少也有零零星星几个人在练习了,夏休期前后的节点嘛,蓝雨是个人道的自由的队伍,没有那么多规矩;但像那天那样一个人也没有的样子也实在少见。黄少天并没有多想,倒是方世镜喻文州和郑轩刻意地往后退了一步,任由黄少天一脸开心满足地推门啪嗒打开电灯,没反应,好吧好吧,蓝雨停电了,空调也坏了——然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很精彩——从门上面掉下来的彩带明显没有布置好,几乎把他埋了进去。

黄少天挣扎许久才从那堆剪不断理还乱的彩带里面挣脱开来,接着后面手电筒和蛋糕上蜡烛的光,纠结地看着面前一个个笑嘻嘻叫着“黄少生日快乐”的脑袋,不知道他们在笑他的滑稽还是在笑着这一天的可爱,他忽然觉得很感动。

方世镜拍拍手:“不是说不要弄这些吗!都多大的人呢了一个个和小孩子一样——哎你这个蓝色的彩带挺好看的嘛!”

 

    于是,那天诞生了蓝雨一张意义重大的相片,黄少天一只手举着自拍杆一只手捧着蛋糕站在最前面,头上还有几根碎碎的彩带,喻文州和郑轩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一人一个耶,方世镜站在他后面,然后是蓝雨战队蓝雨俱乐部的其他人,甚至有蓝雨的经理,蓝雨食堂的工作人员,蓝雨俱乐部的技术开发人员,蓝雨的其他工作人员,甚至甚至有蓝溪阁的几个人,蓝雨青训营一起过来的几个人,挤满了画面,后面的人的面容在蜡烛黄色的光芒下有点柔和的模糊了,可后面墙壁的布景却格外清晰;他们站在蓝雨索克萨尔的海报前面,海报上面有魏琛的签名,海报的另一边是蓝雨的队徽,是蓝色和白色相间的剑与诅咒。

 

那张相片洗了出来,洗了很多份,发给了很多人,在空白的地方涂写着黄少天17岁生日快乐,然后黄少天把它放进相框摆在的桌子上,摆在自己宿舍的床头。他永远记得17岁的那个夏天,大家都很年轻,观众还不认识他们,他们有事没事还会偷偷溜出去蹲在路边吃烧烤吃水果冰,时不时去骚扰蓝雨的技术人员刷一下脸,蓝雨的食堂也还会在饭后和一些人闲聊一些饭菜背后的故事,方世镜还在战队里,郑轩在外出活动上比现在要有干劲那么一丢丢,喻文州还不用面对记者会的诘问,他也还不是一个独当一面的副队长。时间过得很快,快到他们没有感觉他们已经在一起过了那么多个冬天和夏天,G城的每一个夏天却是和当年一样又热又长,分不清春夏秋,仿佛看不到尽头,而蓝雨一直在那里,在那些树荫的后面,门口躺着一只讨厌油烟味道的大狗。

 

喻文州从前觉得黄少天是一个毒辣而耀眼的太阳,这么多年过去了,最最毒辣的是荼毒对手的耳朵和心理的时候,唧唧呱呱唧唧呱呱,最最耀眼是在蓝雨俱乐部里面的时候,跳起来和所有人玩成一团。他发自内心地感谢自己到了蓝雨的青训营,遇到了黄少天,他们都说蓝雨是宇宙第一的非主流战队,才容纳了那么多的奇葩。 

蓝雨是什么?黄少天17岁那天晚上就思考过这个问题,因为蓝雨作为一个存在便能够让在它这个存在之下之上的人都感觉到一种温暖的力量,而每个出身于蓝雨的人可能都会饱含深情地回答这个问题。

那天晚上黄少天玩到很晚,最后在方世镜眼皮子底下拉着喻文州和郑轩抱着竹席去了天台,郑轩出人意料地没有发出抱怨,三个人就那样躺在竹席上,睁着眼睛看着G城夏天里晴朗的夜空,那天的月亮很亮,能看见的都是最明亮的星星。蓝色本身便是最温暖同时又是最冷漠的颜色,蓝雨就是这样矛盾而又包罗着万物,是海,更是天空,让黄少天这样毒辣的太阳从而光芒万丈。

“我要拿冠军,”黄少天轻轻地说道,说出来的时候他并不觉得很激动很沸腾,因为他隐隐觉得他们一定可以,“和你们一起。”

喻文州和郑轩侧了侧头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接着黄少天也笑了起来,三个人越笑越大声,那夏夜里荡着热浪的熏风,来来回回了无数次,吹到黄少天笑出了眼泪。

 

 

第二天方世镜好笑地看着中暑的三个人,敲敲黄少天的脑袋:“采访一下夜不回寝的三位浪子,什么感受?”

黄少天毫不犹豫地抢着说:“非常蓝雨!”

 

 

多年后黄少天义愤填膺地谈起这一段,指责郑轩道:“那可是我的生日!你居然说什么天气太热?你算什么小西瓜!”

然后转身怒斥喻文州:“你话里有话,不怀好意!”

 

宋晓惊讶地说:“黄少你还和队长打过架?不,你倒是没啥奇怪的,队长居然会动手?”

郑轩哈哈一笑:“那可不,还是队长先动的手,我在旁边全程看的一清二楚,哎哟,队长和黄少那几下可是来真的,我要向他们这种高度费力的解决问题方式致敬!”

喻文州抿着嘴唇笑了起来,黄少天也咧开嘴巴笑了起来,挠挠头,好像一切都没有变过一样,他们都还是17那年气血方刚的男孩,刚刚打完一架,两个人坐在天台上沉默了很久,忽然黄少天听见喻文州哗地拉开可乐的拉环,可乐的汽不巧喷到了自己的头发上,他忽然觉得好好笑,想要报复一下喻文州,只听见对方说:“哇,再来一瓶!”

郑轩侧头看着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忽然觉得很恍惚。

那个夏天他看着黄少天和喻文州处处不对盘,然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干了一架,然后两个人一起去了食堂,然后一个人打饭,一个人打菜,然后最过分的是黄少天还抢走了他碗里的最后一块鸡腿肉,在喻文州(对白切鸡)热切地注视下干干净净地扔进自己的嘴巴里,还瞪着喻文州和他说什么吃饭就吃饭看什么看之类的话。

那天喻文州抽中的再来一瓶他们一起去了蓝雨楼下的小卖铺换了一瓶,然后到了食堂塞到郑轩手里。郑轩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手里冰凉的可乐,只听黄少天恶狠狠地威胁道:“以后不许把我和文州打架的事情告诉下一代——呸!告诉后来的小朋友知不知道!我要脸的!”

他们三个人好像在一起很久了,一起在蓝雨很久了,真的拿了冠军,也有过委屈和低谷,可是他们三个人一直在一起,黄少天也一直坚持地对外大放厥词:

“蓝雨还在,东方不败!”

“我们蓝雨是宇宙第一战队!”

 

黄少天总是想起17岁那年的夏天,他第一次知道了蓝雨是作为一个怎么样的形容词在被使用着,你看,蓝雨的天台就在那里,夏天他们上去看过日出,伤心的时候也在那里看过日落,开心的时候他们过分到在那里搭了个烧烤架,也甚至在那里有过夜里中暑的伟大事迹,蓝雨的夏天太过美好,G城的夏天也太过漫长,美好到漫长到让他们忘记了冬天。

 

黄少天知道的,他们都知道的,每一个来自,或者待在过蓝雨的人都知道,我们也都知道的,在蓝雨的每一天,都是比夏天还长的日子。



END




 

永远爱宇宙第一战队❤


 

2017.8.5





  98 6
评论(6)
热度(98)

© Ashianoya | Powered by LOFTER